他身上的伤痕,是活的中国地图——湖南省军区原副司令员郭琦的故事

2018-07-27 17:12:27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周小雷 施泉江] [编辑:周泽中]
字体:【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记者 周小雷 施泉江 整理

7月26日,省委书记杜家毫来到省军区长沙第一干休所,看望慰问离退休老红军、老干部。图为杜家毫与离休老干部郭琦亲切交谈。

从没有见过一个人负过这么多次的重伤还能活下来,从没有见过这么情重于事业情重于战友的人。

“八一”建军节前夕,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来到省军区长沙第一干休所看望省军区原副司令员郭琦,向老人送上节日的问候和祝福。倾听了老人的故事后,杜家毫动容地说,如果没有许许多多像您一样的前辈在革命战争年代舍生忘死、浴血奋战,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您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7月27日,记者来到郭琦老人的家中,战火的淬炼,岁月的沉淀,让郭老鬓发早白,但刻在身上的弹痕和老人的回忆,放佛把大家拉到了那一段段充满激情革命的岁月。

15岁参加八路军,攻打清江城第一个登梯

郭琦1924年生于山东曹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9年2月,八路军在冀鲁豫地区成立冀鲁豫支队,当年年仅15岁的郭琦,徒步二十多里,找到了八路军,在支队二大队当了民运员。

刚满15岁的新战士,每人领了一颗手榴弹、一把大刀片,枪在部队里还是稀罕物什。郭琦并着一起当兵的50来个老乡,每天不是行军就是跟日本鬼子拼命。不过八路军也是穷部队,该饿肚子还得继续饿。

妻子严军也问过郭琦,说你们当兵打仗是不是因为苦大仇深,受苦受难,不当兵就会饿死?“也不能这么说”,郭琦摆手摇脑袋,操着厚重的山东腔调:“在部队里面也挨饿,饿着我也要打仗啊,饿着也要拼命。终归是要有觉悟。”

日本鬼子和汉奸天天在村子里扫荡,看谁家孩子跟着八路走了。那些人叫抗属,抗日战士的家属。“那时候日伪汉奸很残忍的,把抗日战士的家里人捉起来活活地烧死,让你不敢参军。”郭琦的爷爷就是这样被杀的,父亲也被关了,家里交了粮食才赎出来。

清江城(淮阴城)是古老的城,现为江苏淮安市所在。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但驻守在这里的伪28师却不肯向新四军缴械,想凭借坚固的防御体系,欲作困兽之斗。

攻打清江城,郭琦是八连指导员。1945年9月6日下午3时,对清江城的总攻开始,5分钟就突入了东门,在轻重机枪及迫击炮火力掩护下,七连、八连两个突击连飞快通过护城河城门桥,抵至城墙下,将梯子架在城上。七连五班长徐佳标手拿红旗,迅速上梯子攀登城墙。在徐佳标左面十来米处,便是冲在前面的八连指导员郭琦。他看到,徐佳标抬起右腿翻身进墙时,两条腿被敌人打断,鲜血直流。这时徐佳标右侧又有敌人的机枪响了,封锁住了护城河桥。这时,只见徐佳标艰难地把身体向右移动,用自己的身体堵住了敌人的机枪眼。敌人的机枪顿时成了“哑巴”。郭琦抓住战机,与同志们一跃而起,架梯上墙,他第一个登梯。这时一发子弹击中了他的颈部,他从云梯上摔了下来。但我军突击部队前赴后继,继续攀登,最后攻入城中,全歼了伪28师。

打锦州攻天津,腹部被炸开仍奇迹般活下来

1977年6月,时任长沙警备区司令郭琦(右)与时任长沙警备区政委蒋超在长沙五一广场合影留念

解放战争时期,郭琦所在部队负责打锦州、攻天津,郭琦又是九死一生。

锦州也在北宁线上,是东北连接关内战略要点。蒋介石两次亲临锦州布防,而毛泽东主席则要求东北野战军夺取锦州,对东北国民党军形成“关门打狗”之势。

1948年10月6日,郭琦所在师已夺取了锦州城南罕王殿山高地。但从罕王殿山到锦州城间仍有一大片开阔地。师里决定由郭琦所领导的二营等两个营挖三纵七横、深一米五、长800米的交通沟。全营官兵努力拼搏17个小时,完成任务,保证了总攻的准时开始。这时十分疲劳的二营,被安排为全团预备队。

总攻定于10月14日上午10时开始,但在8时,敌人一发燃烧弹直接命中二营指挥所。指挥所里顿时火光冲天,通讯员、电话员、卫生员三人牺牲,郭琦也负重伤,全身有十余处烧伤,双眼一度失明。同志们马上赶来,要把他抬下去救治。他不肯,一直坚持到副营长赶到,交待完任务后他才被抬下战场。

1949年1月,天津战役开始了。带伤归队的郭琦已被任命为第四野战军四十四军一三二师三九四团副参谋长,全团参加了对天津的总攻。

总攻开始,该团红一连首先突破城防,一营迅速突入城内。但敌人马上反扑过来,将突破口夺了回去。一营再反攻上去,与敌人拼开刺刀。如此这般,突破口来回易手五次,最终回到了我军手中。

战事紧张,团领导也靠前指挥。毛团长、郭琦带领团司令部精干人员沿着交通沟向前沿奔去。突然,敌人密集炮火向交通沟覆盖过来,其中有两发炮弹落在了他们中间。郭琦被炸倒了。据幸存的参谋王庆魁回忆说:当时眼前一片火光,耳朵什么也听不到了。只见郭琦副参谋长倒在血泊中,血把军装和大地全染红了。郭琦被抬下阵地,因出血过多,他在医院里整整昏迷抢救了一个月。他腹部被炸开,腹腔被污染且有弹片,医生将他的肠子全部清洗、修补后才放回缝合。最后,他又奇迹般地战胜死亡,活了下来。

郭琦被定为二等甲级伤残。这种伤残一般是不能留在野战部队了。但他坚决要求回野战军。之后,他随军南下,1949年10月14日参加了解放广州的战斗,1950年9月中旬又赴粤北山区英德县剿匪,担任前线总指挥。再后来,他出任团长,到过朝鲜;再任海南军区副参谋长,指挥歼灭台湾空投特务;后来又走马长沙警备区司令员,1979年任湖南省军区副司令,直到1984年9月离休。

长青的革命晚节,人活着总要有自己的信念

郭琦乡里,五十人出去,只剩了两人。一个是他,一个在农村,手残废了。好多烈士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从死人堆里幸存下来的。幸存者,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离休的郭老,突然有了一个心思。他想,虽然身负重伤,但身经百战后还能活在世上,那是他的幸运。但那些与他一同奋斗而没有看到最后胜利的战友们呢?人民和国家不应当忘记他们呀,他们的事迹应当永载史册!

于是,他不顾自己体弱多病,开始搜集已牺牲战友们的英勇事迹。他忠于事实,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写信向活着的战友打听,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与领导、战友的回忆录核对,最后亲手写出《我军第一个用身躯堵枪眼的钢铁战士徐佳标》一文,该文现被多家报纸和党史杂志刊出,曾获《共和国不会忘记》全国征文一等奖,且成为徐佳标烈士最完整的史料而存于淮安党史部门及有关纪念馆中。得此结果,他说他已了却了自己的最终心愿,已对得起先自己而去的战友了。

郭琦全身上下都是伤痕,脖子上的伤是打清江,腿上是攻彰武,眼睛鼻子是打锦州,肚子上是解放天津……孙女说他是活的中国地图。

“我们那个年代流血牺牲,真的是为了理想。理想是什么?赶跑鬼子,保家卫国,解放人民。现在的人看来这都是上辈人的传说了。但不管哪个年代,人活着总要有自己的信念,有自己忠诚的东西,这些东西比命还要重要。”冲锋在前,退却在后,政治坚定,爱党爱国……这些历史课上学过的,政治课上背过的,郭琦意味深长地讲给大家听。

今日热点
焦点图